• 2004-02-23

    听到 - [锣鼓听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orus-logs/98058.html

    现在我终于可以说出来了,这场音乐会是纪念上海交响乐团建团125周年的第二场音乐会。指挥是柏林爱乐的客座指挥旅德9年的青年指挥家傅人长。曲目依次是陈其钢的《五行》(中国地区首演),格里格的《培而金特》及马勒的《第五交响乐》。

    陈其钢的作品《五行》是一首为大型交响乐团创作的管弦乐组曲,受法国广播电台委托,1999年初创作,同年5月由法国国家交响乐团全球首演并录音,获得空前反响。成功的运用西方管弦乐的配乐技术,营造出完全中国的哲学意境。端坐剧场之中,如闻竹林空响。

    《培而金特》是大家很熟悉的曲子,也是我从小就很喜爱的旋律。听说格里格其人赋予幻想,性格比较粗鲁。这反而更让我敬佩这位作曲家了。你如何想象如此的人物能写出感情如此细腻动人的乐曲呢?最喜欢的当然还是那首《魔王的宫殿》,前几段温柔的乐章结束后,突然进入狂放的状态。指挥先生也突然由严谨文雅的状态转到突然的感情宣泄。有些出人意料,怎么会这么指挥?但又转念非如此演绎才更加贴切。

    马勒的交响乐一向以其恢宏的气势和复杂的结构著称,也通常显得过于冗长,是让自己尽兴而后快的作曲家:』在众多的交响乐中以《第五交响乐》最著名。虽然对马勒的乐曲一向褒贬不一,我还是觉得听交响乐还是不得不听马勒的,所谓的很有交响乐的味道。

    休息的时候碰见了上海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陈燮阳先生,他很和气的在我的节目单上签了字。似乎这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散场的时候突然发现刚走过身边的竟然是何训田!看上去也很平常,和所有人一样和同来的朋友很快活的谈论着刚才的演出。我忽然觉得特别开心,不是为能碰上了自己很敬佩的名人,也不完全是因为自己已经开始习惯这种go to the theatre的周末生活。我觉得自己看到一种平凡和普通,一种已经将某种很可宝贵的东西转化为一种平静的生活态度。

    这次我没有带相机,录音笔之类杂物,这样当然会错过一些值得珍藏的场面,但是也会让更有意思的东西在无知觉的溜走,比如说错过全身心融入的机会,比如说让一种特别的平凡进入的瞬间。

     

     

    分享到:

    评论

  • 我喜欢《晨景》那一段

    我也喜欢那些平凡外表下高尚的灵魂

    我还喜欢遗憾,比如没有带相机,录音笔之类。只要没忘记带耳朵、眼睛和心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