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0-29

    城市记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orus-logs/465860.html

        不自觉得为得到一张老照片怦然心动,朋友也跟着惊呼,似乎每个人都是热爱怀旧的。出身在这个城市的人似乎天生就是喜好回忆的,而这种情形在深圳、广州是不太可能感受得到的,也因此被这个城市的人看作爆发户的地界,说是这样说却没有恶意,只说明一种惋惜、一种自豪。北京、苏州虽是古城,可惜年代过于久远,野史正史纷繁芜杂,太挑战人类的记忆,讲起故事来也总要嫌少了些亲切感的。似乎只有这里的故事虽然没有一一经历过,却触手可及,既可口舌相传,也可堂堂皇皇的拿来研究。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买这个帐,从前有个老师就问做咖啡馆设计的同学,那些来这里的人都来做什么?不知深浅的学生很轻松的回答“吃咖啡,怀旧。”老师问“年轻人怀的哪门子旧呢?”学生有意争辩却一时找不到什么根据。其实,回忆难道不是人类的本性么?无措时我们本能的搜索记忆,找一个立论,一个根据。

        老辈的有他们年轻时的回忆,小字辈的又很自然的把上上辈的记忆全变成了自己的。个人的记忆永远和整个城市的记忆息息相关,融化一体,甜甜苦苦,其乐无穷......就生出了怀旧的空气来。怀旧的内容可以被无限扩大,从一个家族的兴衰可以一直大到整个城市和整个世界的千丝万缕。所以,回忆过去变得和展望未来一样,成了两个方向的无极限,而我们偏偏更喜爱回望,似乎这来路上的种种才是让自己最笃定,最满意,也最有根据的。

        当这个城市的小年轻们乐滋滋地渲染城市的怀旧空气的时候,一知半解的任意给自己的城市贴标签的时候,云里雾里醉生梦死在从前的繁华盛世的时候,老人们的反映似乎更让人深思,他们中当然不乏遗老般的习惯,老克勒般的做派但他们才是这记忆的真正拥有者,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明了值得回忆的是自己年轻时的倜傥和壮志,他们献给这个城市的青春和风度,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城市的背景里添了笔文化气。而他们却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苦难,也只有这滋味是全然留给了自己,再不愿在人前提起,邀人分享的。

        我一直记得《慢船去中国》里,当年美国NYU高才生的爷爷对即将去同一所学校留学的孙女说的话,“我就是怕你从小见的多了,又和维尼亲近,受他的影响太大,不懂得要抓住机会。维尼没有机会受教育,所以目光短浅。你一定要记住,现在你等于是第二次投胎,范妮,就把从前的事全部都忘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