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4-09

    读书

    将去英国读书
    读自己做梦都想读的专业--建筑设计
    也是9月走

    不过是在明年。

    有点犹豫
    所以每天就买很多的东西吃
    吃的时候很幸福

    只是想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就可以想念这里
    那样心里会好过一点
    想念总是比面对容易一些

    其实出国并不是一件值得特别高兴的事
    在此之前 付出太多
    在次之后 付出更多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而我只是想逃避

    穿颜色鲜艳的衣服
    特别特别娇艳的粉红
    可以提醒自己
    要努力快乐的生活

     

  • 2004-03-26

    这一段

    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blog了,内心有一种想燃放一支大号炮仗,又想朝那未知的对象扔一篮子臭鸡蛋的冲动。^_^

    这一段,其实过得也很充实,有时候似乎需要那么一整段得时间用来思考、积累和实践的。抓紧时间拍了些一直想拍得地方,找到了上海所有市级保护单位的名单,找回了曾经一度失踪的《行走的刘索拉》,开始为规划课的学期论文做准备,体味人生。。。。。。

    这一段,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网瘾,这点让我挺满意。现在电脑、手机、录音笔还有相机对我来说就和我的一次性针管笔和copy纸一样,都是称手、管用的工具。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 2004-02-23

    听到 - [锣鼓听音]

    现在我终于可以说出来了,这场音乐会是纪念上海交响乐团建团125周年的第二场音乐会。指挥是柏林爱乐的客座指挥旅德9年的青年指挥家傅人长。曲目依次是陈其钢的《五行》(中国地区首演),格里格的《培而金特》及马勒的《第五交响乐》。

    陈其钢的作品《五行》是一首为大型交响乐团创作的管弦乐组曲,受法国广播电台委托,1999年初创作,同年5月由法国国家交响乐团全球首演并录音,获得空前反响。成功的运用西方管弦乐的配乐技术,营造出完全中国的哲学意境。端坐剧场之中,如闻竹林空响。

    《培而金特》是大家很熟悉的曲子,也是我从小就很喜爱的旋律。听说格里格其人赋予幻想,性格比较粗鲁。这反而更让我敬佩这位作曲家了。你如何想象如此的人物能写出感情如此细腻动人的乐曲呢?最喜欢的当然还是那首《魔王的宫殿》,前几段温柔的乐章结束后,突然进入狂放的状态。指挥先生也突然由严谨文雅的状态转到突然的感情宣泄。有些出人意料,怎么会这么指挥?但又转念非如此演绎才更加贴切。

    马勒的交响乐一向以其恢宏的气势和复杂的结构著称,也通常显得过于冗长,是让自己尽兴而后快的作曲家:』在众多的交响乐中以《第五交响乐》最著名。虽然对马勒的乐曲一向褒贬不一,我还是觉得听交响乐还是不得不听马勒的,所谓的很有交响乐的味道。

    休息的时候碰见了上海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陈燮阳先生,他很和气的在我的节目单上签了字。似乎这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散场的时候突然发现刚走过身边的竟然是何训田!看上去也很平常,和所有人一样和同来的朋友很快活的谈论着刚才的演出。我忽然觉得特别开心,不是为能碰上了自己很敬佩的名人,也不完全是因为自己已经开始习惯这种go to the theatre的周末生活。我觉得自己看到一种平凡和普通,一种已经将某种很可宝贵的东西转化为一种平静的生活态度。

    这次我没有带相机,录音笔之类杂物,这样当然会错过一些值得珍藏的场面,但是也会让更有意思的东西在无知觉的溜走,比如说错过全身心融入的机会,比如说让一种特别的平凡进入的瞬间。

     

     

  •     终于有了自己的BLOG,没想到一切都那么简单。这更让我坚定了“想到了就去做”的原则。由于工作和学习的原因,很长时间没有自己的时间去做完全自我的事情。过去的一年,就是这样在忙碌和时常出现的低潮情绪中度过。在过去的几年中,遇见很多的朋友也离开了一些很熟悉的身影。现在想起来,却没有一丝幽怨,这好象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路程,认识,了解世界,也不断的矫正自己的想法,这其实是件挺幸福的事儿——看着自己一步步的成长,成熟。

        前些日子,趁着节日和短暂的空闲做了件20余年一直想去实现的事情——作为本地人去完成一个何谓地道的上海精神的问题。即上海本地的文脉究竟是如何的问题。这对我是也不小的并且一直困惑我的问题,不论是出于我对建筑设计的热情还是我对自己家乡进一步了解的渴望,这都是我一直想去实现的一个愿望。这样我必须首先去走访上世纪上半叶就存在现在依然存在的街道、建筑。这样每个周末去一条保存完好的老街。先后去了绍兴路,湖南路,永嘉路,思南路。当我回到家里满足的看着自己拍的照片,觉得特幸福。当然还又许多工作要做,就在写下的时候,新一年的忙碌又将开始。我们只能对自己说“抓紧每一刻属于自己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