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6点回家的话,能看见这个城市最美的一面。前方的一切都好像用水彩渲上一层透明的玫瑰色,粉色的天空,老式的方块高楼也因为这一层通体的绯红添了点浓睡不消残酒的意思。远远的玻璃幕墙也闪烁着浅浅的温柔。回头观看,却又是原来的寻常景象,顾盼之间仿若两界。小车慢慢得开,小风维维诉。一切都别停下,别惊扰这真实的纯情。
  • 2004-06-01

    知道吗

    我现在算是知道了.

    外企的环境是好,特别是设计公司,特别是经常会有加班的设计公司.

    环境布置是一流的:办公桌旁有中国的传统植物竹子,工作用的办公设备是一流的:随便一支笔都是全名牌全进口的,连咖啡也是一流的:当然也有咖啡伴侣以及各种规格的牛奶,还有国外的电视节目也是一流的:老外在电视里说个不停,天晓得他在讲啥.象则们这种第一次看到外企的公司的人,真是感动阿.

    可是在办公室里,和你亲近的只有电脑,同事们只是友好的向你点头微笑,但都是冷冷的.好像他们都在做着天大的工作似的.事实上每个人都有忙不完的工作,他们没空里你.to be continue

     

  • 2004-05-21

    design your days

        用熟了数码机,出片率反而大不如前,怎么说呢?我想这不是件坏事,对于设计者而言,许多东西是要经过精心的洗练才能最后为我所用的,(当然不单指被摄物本身)否则就是浪费生命。我不是在等待,我只是做一个挑选的工作,这个当然不仅仅指我的工作或者专业研究。我一直认为,设计是一种态度,一种可以运用在你生活中任何情况的本能。

        最近一起五年的好朋友终于一个人杀将出去,又朝自己的理想迈出实质性的一步,又,越来越多的朋友终于稳定下来决定成家。不管他们是否是真正的具有“设计"精神的人,他们都让我,这个标榜者有那么点不自在了。一直告诫自己不要随波逐流,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坚定自己的创见,而每天都有这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每一天都觉得自己在关键时刻还是总缺了一块实在的东西。人都是有牵绊的东西,今天以前的我极力甩开,今天以后的我决定将他们也当作手里被拣选的材料。

        又,本周六上海将向公众开放部分优秀保护建筑,希望能成行。

  • 2004-05-18

    东风破

    一盏离愁 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 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 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 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 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 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 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 我却错过

    #谁在用琵琶弹奏 一曲东风破
     岁月在墙上剥落 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而如今琴声幽幽 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谁再用琵琶弹奏 一曲东风破
     枫叶将故事染色 结局我看透
     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
     荒烟漫草的年头 就连分手都很沉默

    现在是7:07AM,爬起床,听这首《东风破》。很好听,很耐听。词写的很美。不用费力就在网络上找到了他的词,在此献给大家,献给喜欢他的人和懂得欣赏他的人。

  • 2004-04-22

    2004-4-22

    最近有点无聊了。

    工作比以前忙了百倍,时常加班到凌晨,一个人,守着电脑。想想自己要么嫁给电脑算了,这样有多好呀,整天处在一起,形影不离的。关键是,我想要看到他了,按下POWER就可以,我想要他给我唱歌,他就可以永不知疲倦的咿呀咿呀。

    想想这样有多好,我不想看到他了,很简单,同样是按想POWER,甚至在气急败坏的时候直接拔电池,毫不估计对方的感受。

    是太注重自我了,也许是太懂得如何满足自己,保护自己了。所以往往受到很深的伤害。现实生活中便是如此。

    我喜欢电脑做我的丈夫,因为他可以不用看穿我,不用很语重心长的对我讲道理,其实我更懒得听。电脑永远不会出声,永远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他是默默的。这样有多好。我喜欢这样。我讨厌别人对我说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我也有大脑,我也是一个会思考的动物。

    有时候希望自己笨笨的,什么都不用考虑,让别人来安排一切。可是,大脑它还是在转的呀。书读多了,就是这样不好,什么都瞒不过大脑,一点悬念都没有。

    无聊透了。